河北快3开户平台

首页 > 政务要闻

昌吉州2017年第四季度以案释法典型案例汇编 --工伤确认典型案例-

时间:2019-08-24 17:52:38来源:五指山
【字体:打印
昌吉州2017年第四季度以案释法典型案例汇编 --工伤确认典型案例

一、李某未遵守单位规章制度下班发生交通事故意外身亡,是否能够认定为工伤?

案情简介:

2010年10月李某与昌吉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在公司从事保洁工作。2016年10月15日16时20分许,李某在公司完成保洁工作后,骑自行车回家途中,被一辆重型专项作业车撞倒致使死亡(另据昌吉市公安交警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某不负事故责任)。公司认为李某未到公司规定的下班时间即自行回家系早退,不属于工伤。2017年2月,李某之子柯某提起工伤认定申请。

行政确认结论:

经州人社局工伤保险科调查核实后,2017年3月出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李某为工伤。

案件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为:李某未遵守单位规章制度早退,在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意外身亡,是否能够认定为工伤?

《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6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为保障劳动者的权益,在工伤认定时,对“上下班途中”的理解应当全面准确,不能仅从字面意思理解,也不能过于机械。“上下班途中”原则上是指职工为上下班而往返于住处和工作单位之间的路途之中,但是只要是为上下班而往返于住处和工作单位之间的合理路径之中,即应该认定为“上下班途中”。

李某即使早退,也只涉及是否遵守单位关于上下班时间的制度规定,并不影响其下班的事实,也不能改变其以下班为目的的事实,所以无需特意考量李某是否遵守了单位关于上下班的规章制度,事故发生的时间应认定为合理的下班时间。

二、黄某因超过工伤认定申请时限不予受理案

案情简介:

2016年8月30日,昌吉市人社局收到黄某某邮寄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材料。昌吉市人社局对材料进行了审查后以超过了申请时限为由作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

黄某某不服,先后申请了行政复议和提起了行政诉讼。

案件行政复议及行政诉讼结论:

本案在行政复议中,经昌吉州人社局审查,维持了昌吉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受理决定。

在一审和二审的庭审中,本案原告黄某某称,自己于2015年3月受聘于某运输公司担任驾驶员,2015年8月13日,驾车行驶至托克逊县时因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腿部骨折,其后就医期间一直处于受伤害的状态,无法申请认定工伤,认为其就医期间属于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情形,其申请时限应该自出院之日起算。

被告昌吉市人社局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用人单位未按前款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此规定明确,职工受伤后申请工伤认定的有效时限为自受伤害之日起1年内。黄某某自2015年8月13日受伤至2016年8月30日才提交了认定工伤申请材料,经历的时间已经超过了1年。黄绍光自受伤后从未以任何方式向昌吉市人社局提出过认定工伤申请,其所称的受伤后在住院治疗期间属于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情形,没有法律依据,不予认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第七条规定:由于不属于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自身原因超过工伤认定申请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工伤认定申请期限内。

有下列情形之一耽误申请时间的,应当认定为不属于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自身原因:

(一)不可抗力;

(二)人身自由受到限制;

(三)属于用人单位原因;

(四)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登记制度不完善;

(五)当事人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申请仲裁、提起民事诉讼。

此条第(二)项规定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是指违背他人意志,约束他人身体,将其控制在一范围内。另外还有不可抗力原因造成的交通、通信中断其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而某某受伤后,由家属进行照料,本人意识清楚,语言表达能力正常,仅仅是身体因伤无法自由行动,其人身自由并没有受到限制,根据现在的交通、通信、信息条件,虽然其本人无法亲自来我局申请认定工伤,但是完全可以通过亲属或委托他人来申请的方式在受伤后1年内申请工伤认定。超过申请时限是其自身原因造成的。

经法院一审和二审程序,法院均判决昌吉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受理决定合法有效。

案件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黄某某申请工伤认定是否超过时限,及申请工伤认定的起算时间的理解。

1.申请工伤认定的时限

2004年1月1日之前,根据《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申请工伤认定并无时间限制,2004年1月1日之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用人单位未按前款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此规定明确,职工受伤后申请工伤认定的有效时限为自受伤害之日起1年内。

2.对受到伤害之日的理解

本案中,黄某某于2015年8月13日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后受伤,当日即由救护车送往当地医院检查治疗,并有医院病历和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证明,黄某某系该日受伤。而黄某某所称的在就医期间一直处于受伤害状态显然与受伤害之日非同一概念。

3.对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理解

本案中,黄某某受伤后行动不便,并非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而是身体行动受到限制,黄某某将其二者混为一谈。

启示与思考:

本案中,原告经他人介绍为挂靠于某运输公司的车主担任驾驶员,一直未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公司也未缴纳社会保险,在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后,因劳动关系不明确,且对工伤认定的时限规定理解有偏差,造成工伤申请时效丧失。建议广大职工平时多学习相关法规,并及时要求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缴纳社会保险,才能维护好自己的权益。

三、新疆A县某煤矿工人工伤认定案

案情简介:

2002年3月至2007年6月,王某在A县甲煤矿从事井下炮工工作,而后离开。2007年8月至2008年10月,在B市乙煤矿井下当班长,而后离开。2013年1月至2014年2月,王某在A县甲煤矿从事井下掘进工作,签定了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3年1月7日-2014年1月6日),王某于2013年8月24日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住院后再未到单位上班,而是从事个体经营,双方未办理解除劳动(合同)关系手续。2015年9月17日,王某因身体不适入住D区职业病医院,主要诊断结果为:间质性肺疾病:尘肺?2015年王某发现自己患尘肺病,要求用人单位处理未果。2015年8月24日起,王某先后向A县劳动争议仲裁调解委员会、A县人民法院和C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确认劳动关系仲裁和提起民事诉讼。2016年12月23日,经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为:职业性煤工尘肺贰期。2016年12月26日,王某向A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A县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案件查明事实:2002年3月至2007年6月,王某在A县甲煤矿从事井下炮工工作,而后离开。2007年8月至2008年10月,在B市乙煤矿井下当班长,而后离开。2013年1月至2014年2月,王某在A县甲煤矿从事井下掘进工工作,签定了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3年1月7日-2014年1月6日),王某于2013年8月24日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住院后再未到单位上班,而是从事个体经营,双方未办理解除劳动合同关系手续。2015年9月17日 ,王某因身体不适入住D区职业病医院,主要诊断结果为:间质性肺疾病:尘肺?2015年赵某发现自己患尘肺病,要求用人单位处理未果。

2015年8月24日,王某向劳动争议仲裁调解委员会提出劳动关系确认申请,后者以超过法定时效为由不予受理。

2015年10月8日,王某向A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劳动关系,县人民法院以超过法定时效为由,驳回原告王某的诉讼请求,王某不服判决结果提起上诉。

2016年4月17日,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结果:(1)撤销A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2)上诉人王某与被上诉人A县甲煤矿自2013年1月7日至2014年2月24日存在劳动关系;(3)上诉人王某与被上诉人A县甲煤矿自2014年2月25日起不存在劳动关系。

2016年12月26日,A县人社局收到A县甲煤矿工人王某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下发了《工伤认定申请材料一次告知单》、《工伤认定申请材料补正通知书》。申请人于2017年2月21日补正申请材料。2017年2月26日A县人社局受理了工伤认定申请,出具了《工伤认定受理通知书》。2017年2月28日向用人单位下发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用人单位提出重新鉴定要求,但未提供王某不是工伤(职业病)有效证明材料。

2017 年3月11日,A县人社局制作了《工伤认定中止通知书》。后因用人单位放弃重新鉴定权力,重新恢复工伤认定程序。

2017年5月10日,A县人社局政策法规室对此案进行了审核,确定本工伤认定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四项之规定,可以认定为工伤。

2017年5月10日,A县人社局分管领导签批了《工伤认定报批表》。A县人社局制作了《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依法送达。同时告知用人单位及申请人如对本工伤认定决定不服的,可自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A县人民政府或C人社局提出行政复议,或者在6个月内依法向A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行政确认结果:

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四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八条第二项,确认王某同志受到的伤害,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

案件评析:

本案中,王某罹患职业病没有明显的争议。本案的焦点在于王某是否与原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

第一,2013年1月至2014年2月,王某在A县甲煤矿从事井下掘进工工作,签定了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3年1月7日-2014年1月6日),王某于2013年8月24日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住院后再未到单位上班,而是从事个体经营,双方未办理解除劳动合同关系手续。尽管王某未去用人单位上班,且劳动合同期限已超过,但双方并未办理解除劳动关系手续,最主要的是用人单位未采取公告、书面通知等形式要求王某解除劳动关系,应当属于劳动关系存续期间。

第二,王某在A县甲煤矿从事井下掘进工工作,直至2013年8月24日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住院后再未到单位上班,而是从事个体经营,未再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

启示与思考: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四项规定,“患职业病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八条第二项规定,“劳动或者聘用合同期满后或者本人提出而解除劳动或聘用合同后,未再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人员”,可自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一年内申请工伤认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受理。

具体到本案,王某在A县甲煤矿工作,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住院后再未到单位上班,而是从事个体经营,也未再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其受伤害情形均符合以上两项条件,所以王某所受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

四、宿舍休息时突发疾病死亡是否认定工伤

案情简介:

2016年6月30日收到关于腊XX的工伤认定申请,请求确认于2016年6月1日的死亡为工亡。

在收到关于腊XX的工伤认定申请后,2016年6月30日予以受理。经过书面审查材料,查明:2016年6月1日2时40分左右,腊XX在乡镇职工宿舍休息时突发心梗,在送XX医院抢救途中死亡。

案件结果:

腊XX的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2016年7月12日,做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书面送达给XX小学和腊XX。

案件评析:

此类死亡情形属于案情相对简单清楚的突发案件。《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适用本条的几个要点:“工作时间”,是指法律规定的或者单位要求职工工作的时间,包括加班加点时间;“工作岗位”是指职工日常所在的工作岗位和本单位领导指派从事工作的岗位,此范围要小于“工作场所”的范围。本案中,死亡职工在宿舍是在休息过程中,宿舍作为休息场所与工作岗位在性质与用途上明显不同,因此腊XX当天的情形并不符合“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的法律要求,不属于视同工伤的情形。

启示与思考:

在处理此类突发疾病死亡的案件时,要对“工作时间”、“工作岗位”进行准确把握,其次,做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还要排除其他应当认定工伤的情形即《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规定的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

五、职工曹某申请认定工伤案

案情简介:

曹某系内地来疆务工人员,2016年5月中旬,应某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和生产现场负责人打电话邀约,曹某于5月20日到达该公司生产作业场所,从事挖掘机驾驶员岗位工作。2016年6月20日早晨,受生产现场负责人的指派,与另一工友对挖掘机进行维修保养,在更换挖掘机斗齿时,工友手中榔头甩空,误伤至曹某眼部,造成左眼受伤,该公司生产现场另一负责人安排车辆随同至医院救治并交付了前期治理费用。2016年6月,曹某向县人社行政部门提出了工伤认定申请。

此事件发生后,该企业认为曹某不是本单位职工,理由有:一是此前曹某一直有公司法定代表人个人雇佣,曹某与公司法定代表人之间属雇佣关系;二是曹某属季节性务工人员,公司也未与他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三是公司将工程业务分包于另一自然人,应由分包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公司可以给予一定的补偿,不愿将曹某在工作时间受伤按工伤事故处理。

曹某向用工所在地人社行政部门申请认定工伤,因劳动关系不明确,在申报登记后,申诉至劳动争议仲裁机构,仲裁机构根据事故发生事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第一项,劳社部发【2005】12号第一、第二条之规定,裁决曹某与该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一审至县人民法院,一审人民法院以曹某未向法庭提交可以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相关证据,如:工资支付凭证、“工作服”、“服务证”等,判决曹某与该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二审人民法院认为:按照劳动合同法的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曹某所从事的劳动是该公司业务组成部分,曹某为该公司委托代理人所招用,委托代理人的相关业务行为应为代表该公司的行为,曹某未与该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已形成事实劳动关系,二审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该公司与曹某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行政确认结果:

经人社部门进一步调查核实,曹某确是于2016年6月20日受生产现场负责人指派,在上班时间与工友维修挖掘机时受伤是事实。奇台县人社部门根据事实,依据《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认定曹某于2016年6月2日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维修挖掘机时受伤为工伤。

案件评析:

曹某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伤属实。曹某虽未与该企业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从事的是该企业业务的组成部门。人社部门在根据事实和相对应的法律依据,认定曹某受伤为工伤。

启示与思考:

1.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各种经济形式的并存导致了用人单位用工形式的复杂化,本案中该企业单位在土石方剥离工程中,采取层层转包方式,招用工行为交于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个人承包经营者,不考虑这样的用工形式是否合法,一旦出现伤亡事故,引起争议和诉讼的可能性很大。

2.就当前情况看,劳动关系和劳务<雇佣>关系的界定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政策法律解释,而用人单位或是用工单位在招用工行为中的不规范,形式错综复杂的用工形式,加之这两种关系的判定还受到各地司法不同鉴定结论的影响,由此引发的工伤保险争议和诉讼,往往使人社行政部门处于相当被动尴尬的局面。

3.各行业主管部门与人社行政部门对用人(用工)单位招用工行为的依法规范不到位,部门之间协调配合不畅,督查指导滞后,导致各用人(用工)单位滋生了规避责任,转嫁风险温床。


本文由http://www.bjanka.net/zhengwuyaowen/6865.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 阜康市拉开慢病防控示范创建深入推进创国卫工作 -上一篇: 昌吉市奏响司法为民新乐章 为困难群众撑起保护伞 -

主办:新疆河北快3开户平台 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    承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
地址:乌鲁木齐市中山路479号

ICP备案号:新ICP备05001680号建议:使用1366*768分辨率/IE9.0或以上浏览器以达到最佳浏览效果